这里是利子

【随心随性】 博爱党杂食(*¯︶¯*)

【影成】不会取名字

第二次遇见是在魔王结局之后,设定是领和直人都没死,中间跳过非常多,因为如果全都写出来就变成长篇了○| ̄|_ 诗织我给她发了妹妹卡,我还是很萌她和领的,不当成妹妹看,我怕我会写成bg结局(喂)
(一)
         影山和成濑领第一次遇见是在医院,宝生家大小姐负责的案件的证人正巧住在成濑领姐姐隔壁的病房。第一次遇见不过是无言的擦肩而过,要说哪里不一样,那大概是为对方的气度而眼前一亮吧,然而也只限于落叶拂过水面带来了些许波澜这样的程度,仅此而已。 (二)
        影山第二次遇见成濑领还是在医院,不过距离第一次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他未能想起他们曾经有过的一面之缘。落日的余晖透过窗子洒在病房的地面上,映衬得整个屋子都是暖暖的金色,成濑领静静的躺在洁白无垢的病床上,氧气罩上一阵一阵的雾气是他生命力的证明,影山进门后就看到这样一幕,他眼神抚过病床上的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床边女子的身上。
“那个……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那女子轻声问道。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您是诗织小姐吗?”影山微微欠身,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
“我是,您是?”
“在下是宝生丽子家的执事,我们小姐有些事想要请您帮忙,想必有人已经和您提过这件事了吧。”
“是。”
(三)
         “影山,这个点心你帮我送去给诗织吧,这次案子多亏了她的帮忙。”
         “是的,小姐。”
         “啊,差点忘了,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医院。就是上次那个,你直接去那吧。”
         “遵命。”
         影山提着自家小姐准备的礼物,轻轻敲了病房的门,然后推开。房间里除了依旧静静躺在床上的那位空无一人。【看来诗织小姐有事暂时出去了。】影山心想,他随手关上门,再将礼物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影山顺着摆放在一旁的椅子坐了下去。病房里十分安静,而太久的安静总让孤独的人感到无趣,如此,影山便打量起成濑领,毕竟这是除他以外这房间唯一的活人。忽然,眼前的人睫毛抖动了一下,影山没有错过,他想【来的真巧】,随即立马按下床头的呼叫器。床上的人接连的颤动着睫毛,很快,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而太久没有见过光的眼睛自然受不了外界亮光的刺激,裂开一条缝又马上合起来,如此重复了几次,没有聚焦的眼才终于定过神。成濑领沉睡过久的意识还没能搞清楚现在的情况,他稍稍一侧目就对上影山略带好奇的目光。
        【啊,他……】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记忆忽然涌上心头,影山禁不住笑了。
(四)
        人总有许许多多的名言,比如,前世多少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又或者情不知其所起,一往情深。并且人总乐意相信美好的东西,比如缘分,比如命运。
(五)
         明月高悬在漆黑的夜空中,城市耀眼的灯光赶跑了满天的星星,徒留月亮孤零零的挂在那。 拉着厚重的窗帘的房间里,恋人沉溺于热情的缠绵,月亮凄冷的光丝毫也透不过来。随着高潮的来临,房间里尽是喘息声,影山双手撑在成濑领耳旁,由高而低的注视着他,两人的视线紧紧缠在一起,影山看着眼前的人,看着他好看的眼睛,想起初见的时候。时间的流逝将记忆模糊润色,遥远的初见变得无比梦幻,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切,唯有爱人的眼眸停留在脑海里,就是这样一双眼睛触动了自己,也许在第一次对视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之后的深陷也不一定。然而不同的是第一次这双眼睛是冷冰冰的仿佛没有事物能进入一般,但如今,不论这双眼睛摆出什么样的神情,他却每次都能在这双眼睛中找到自己。曾经的成濑领,外界赞扬的天使律师,实际上却有着苦难的人生,有着不为人知的阴暗,为了复仇而束缚自己的高岭之花,所以在他眼里所有的一切都一样,一样无趣,那么若是被他的眼睛映射了,是否就说明自己真正的进入他的内心了呢?影山望着领越渐温柔的眉眼,忍不住笑了。
         “果然。”他喃喃道。
         “什么?”
         “没什么。”影山侧头吻上领的眼角。
         “我只是觉得,领的眼睛像月亮一样美丽。”
         只要能被你凝望着,那便足够我欢喜。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