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利子

【随心随性】 博爱党杂食(*¯︶¯*)

我与少年的海

        即使是经历了二十八年春夏的今天,我仍可以真切的记起那片海。连日的温和天气,将海的景致充分发挥。远处的山坡叠青泻绿,连绵不断的向更远处延伸、延伸,纯白的云悬挂在湛蓝的天壁,团团的厚重感让人总有种错觉,那云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风从海上吹拂而来,掀起层层浪花,拂动他的秀发,随即拂向身后的树林去。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海鸥的叫声,树木叶子哗哗摆动,以及周围的同伴的交谈声我似乎都听见了又似乎都没注意,唯独艾伦的,我清晰的记得直到现在,他一边握紧拳头一边说着:“海!看,这就是海……”
       记忆这东西总是不可思议,实际身处在其中的时候,我几乎未曾留意那片风景,未曾细尝它的动人之处,我那时只在意我身旁那个坚毅的少年,在意他的感受,他的表情,像从小那样。在那个年龄,无论做什么还是思考什么,都离不开我身旁的少年。我那时正怀着恋情,正是那恋情把我带到一处微妙的境地,根本不容我有欣赏其余风景的闲情逸致。
        然而,我现在回想的时候首先想起来的,却是那片海,海水的蔚蓝,风的温和,山的连绵,海鸥的叫声……一幕一幕呈现在脑海,无比清晰,清晰的仿佛可以用笔描绘下来。可是那片海空无一人,没有我也没有艾伦,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艾伦或者是其他人,都去了哪里……在时光的流逝中,匆匆过去的时间里留下了带走了的,都在记忆的深层。
       只要停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回忆艾伦的面容,他简练的短发,坚定的眼神,还有他总是认真无比的语气,在组织记忆的时候我总最先想起他的侧脸,再是他偶尔转过来或是温柔的笑或是生气的说着又遇到的无法接受的事,这原因大概是我总和他并肩而行。
       他在我的生命存在过,确确实实,然而我无法阻止的是时间所带来的记忆的消耗,最初我忆起艾伦只要两秒,然后五秒、十秒、三十秒、五十秒。我无法阻止时间的延长,就像残阳下的倒影被拉的越来越长,是的,正如我离艾伦越来越远一样,记忆也越来越远,只有那片海,唯独那片海,执着的占据我的记忆,不曾被时间损伤半分,这是一片怎样的海,艾伦的梦艾伦的追求艾伦的起点直到……艾伦的终点。
        那海时常的拍打着我的记忆:喂,别忘了,我一直在这呦!这种程度的拍打而已,才不痛,一点也不。
       在终于了结了所有阻止我远走的事情之后,我踏上越过这片海的旅程,我要到它的彼岸,甚至更远更远的地方。回头望着那海的滩上,空荡荡的,没有我也没有艾伦。

      【海!看,这就是海……】
       那时,艾伦究竟说了什么?

       啊,我从不曾忘记。
     【三笠,替我去比这片海更远的地方吧!】
   
       即使过去了二十八年时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