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利子

【随心随性】 博爱党杂食(*¯︶¯*)

同行

        泽田纲吉讨厌杀人,从来都讨厌,不论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国中生或者最大黑手党的十代目。眼睁睁看着生命从手中流逝,总有一种自己也跟着死去了一回的感觉。【啊,好恶心。】泽田纲吉嫌恶的皱着眉。身边的尸体散发出的鲜血的腥臭,或是手上沾染的粘腻的触感都不断加深他的感想。终于,在走过第十一具尸体的时候,他忍不住干呕起来,伴着动作幅度的加大,缺氧感随之而来,于是他只能更加深度的去呼吸,然而空气里浓重的血味不过是让他的行为进入恶性循环。
        “kufufufu”
        嘲讽意味昭然若揭的笑穿过血气刺激泽田纲吉的鼓膜,几乎是在第一个音响起的时候他就知道来的人是谁。然后他听到了意料之中那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不变的嘲笑的语气。
        “泽田纲吉,你依然不肯抛弃自己的天真呢。”六道骸一面走来一面说着,“明明是个黑手党”
        纲吉抹了抹嘴角,虽然他并没有吐出什么实质性的污物。他脱下被染上血迹的风衣,试图摆脱一点血带来的困扰。然后他看向六道骸,却没有立刻对他刚才的带着贬义的话语进行反驳。片刻后,他才缓缓得开口道:“噢~作为彭格列十代的雾守大人的骸君再说什么呢?”
        漂亮的回击。
        六道骸闻言挑了挑眉,一双妖异却美的眼看着眼前的人。那人有着一张沉着冷静的脸,已经不是那个会激动的辩驳解释,然后因为无法很好的表达而涨红脸的少年了,他在心里默默的自言自语,然后又嘲笑自己竟然对那样傻气的孩子有点……怀念?
        在六道骸沉浸在名为怀念的感情的时间里,泽田纲吉已经走到了他身边,然后纲吉抬手,娴熟的绕过对方劲瘦的腰,一拉扯让对方因为突然的袭击失去平衡而向前倾倒。然后很自然的,唇与唇触碰在一起。
        一开始还是单纯的唇与唇的贴合,很快的这样浅层的碰触被更加热烈的深吻代替。泽田纲吉主动的用舌头顶开六道骸的贝齿,缓慢又重重舔过对方的上腭,感受到对方微小的颤抖,纲吉从喉咙深处涌上一股笑意。突然就被压制的骸被这样得逞般的笑给挑衅到了,下一秒他也不甘示弱的勾起舌头,试图把在他口腔里作乱的小东西顶回去,于是两条“小蛇”灵活的勾弄着,不知是想分开还是纠缠。
       时间静静的走着,不愿打断吻的难舍难分的情人的兴致。而四周血腥的气味也融化在爱人唇舌的气息里。【血,没有那么刺鼻了】泽田纲吉想。终于他们结束了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吻,分开的舌拉扯出一条银丝,使气氛徒增了些淫靡。
        “第一次知道彭格列十代原来有在尸体旁边接吻的恶趣味,刚才还恶心的想吐,还是说那不过是装模作样的伪善。”六道骸平稳了呼吸,环顾四周满地的尸骸,熟悉的、陌生的一张张面孔,然后他又看向泽田纲吉。即便不出声,纲吉也很容易从骸的眼眸里看出他此刻想的是什么,如同曾经千百次听过的一样。【看吧,黑手党就是这样不断的屠杀】然而泽田纲吉早就过了彷徨的年纪,否则他此刻又怎么会在这里?那件被弄脏的风衣上,沾染着曾经的同伴的血、敌人的血,但归根结底都是敌人的血,哪怕曾经是同伴。即便是在彭格列,背叛、厮杀也不可避免,因为这是黑手党。力量总是会伤害人,不论它是用来保护还是破坏。泽田纲吉揉了揉眉心,回应道:“既然你笑我受不了血腥味而狼狈的呕吐,那便让你尝尝干呕后的滋味是如何的,由我分享给你。”
        像是恋人间的甜蜜情话。
        由我分享给你
        由我给你
        ……
        ……
       却又像是小学生快要迟到时,看到其他的人也还在赶路后的恶劣的舒心,人类就是这样,只要有同行的人就会莫名的感到安心。
        所以我将你一起束缚在这样的黑暗中,你一度想要逃离的黑暗。如你厌恶黑手党一样,我也如此,然而我却又不得不爱着它,爱着它赋予的力量守护下的我的世界。
        所以陪着我吧,以雾戒作为诅咒。
        在这令人厌恶又舒心的今后里……
        有着共同心情的你我。
       或许是话语附带的意义太过沉重,泽田纲吉突然觉得疲惫感席卷而来,他拢了拢手臂,把骸往怀里圈,然后将下巴抵在骸的肩上。
        他在骸的耳边轻声说:“绞杀剩余叛徒的任务交给你了,如你所愿。”
         “Kufufufufu,乐意至极。”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