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利子

【随心随性】 博爱党杂食(*¯︶¯*)

相爱是一件很难的事

【诶诶,你听说没有!隔壁班的A君和他们班的女生B告白了。】
【听说了,听说了!听看见的人说,那场面轰动的不行呀,那个A君在B生日的时候摆了一个蜡烛阵,还送了一大把玫瑰花,哦哦!还有现场唱歌求爱呢,跟小说似的。】
        深冬已至,天气寒冷,冰冷的空气抓住一切缝隙钻进人们衣服里。B拢了拢围巾,把冰凉的脸深深埋进柔软的绒布里,周围的窃窃私语像是比寒风更锋利的刀子,刮得B甚至觉得耳朵也疼痛起来,于是她更加低下脑袋,想把一切令她烦躁的语言隔绝在自己的感知外。
【诶!那边的女生就是那个B吧?】
【是是是,你说她和A在一起没有?】
【咦,那么轰动,我看他们早好了吧,告白什么的只是为了虐狗。】
        烦躁,十分烦躁。B禁不住皱起眉头,满天的流言蜚语总是迫使她想起那个她想要忘记的夜晚。
        …………
        ……
        明明想要忽视却记得那样清晰的夜晚,从她出生以来过的最不平凡的一个生日,发生在两天前。那个暗恋或者说明恋着她的同班的男生向她告白了,以那样在别人看来十分梦幻的方式打破了一直以来他们之间微妙的和谐相处的平衡。
【我喜欢你,从刚认识你开始。】A君坚定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一锤一锤直白的砸在B的心上。思绪被前来助威的A君的兄弟们以及凑热闹的围观群众的“在一起”搅乱。B觉得自己脑袋糊的像熬的太过的粥,她发现开口说话是那样艰难。
【答应他吧,答应他,答应他。】
       然而此刻,不像是所有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B感不到任何能称为感动、惊喜或者其他正面的情绪,周围四溢的起哄声更搅得她内心波澜。
【我……谢谢你得告白,还有,你为我做的一切。】B看着A,有一丝犹豫不决,但最终说出了口,【可是,我……我无法马上给你答复。】
        既没有答应,又不算明确的拒绝,含糊不清。
        B埋头往教室走去,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那声音叫着她的名字,使她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啊,果然是A她想。
        “有什么事吗?”她问。
        “……”A看着她,犹豫了一会儿,说出两个字,“答复?”
        沉默在两人间蔓延,时空仿佛静止在这一刻,B感觉她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她偏开头错过A的视线,否则她几乎无法好好说话。
        “抱歉……”
        “这是拒绝的意思吗?”
        B没有说话,但所谓的答案其实两人心里早已知晓,不过是有人仍然存留一丝期待或者说一丝幻想。
        “如果你拒绝了,请给我更加确定的回答!”A由于激动向前迫近一步,语气也随之更加急促,“说清楚啊,不要给我任何产生错觉的答案!”
        人们总是对周身的事充满好奇,无论是与自己有关的还是无关。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由于A提高的语调而把目光投射过来,B感受到四周突然热烈的视线,本就低迷的心情更加烦闷。看着气势汹汹的A,一股怒气忽然涌上心头。
       “你总是这样,你完全不考虑我的心情!在这样人多的场合里擅自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B有些控制不住的对A埋怨。从被告白开始,就不断的被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注视,被无缘无故的推上了周围人关注的中心,被完全不知道内情的人强迫的去答应她完全没有预想过的表白,受够了……真是受够了!
        “那……我应该怎么做?怎么做你才能接受?”被喜欢的人斥责,A显得有些弱气。
        看着瞬间没了气势的A,原本的怒气像是打在棉花上的拳头,顿时失去了意义。B无奈的摇摇头,开口似是想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出话,然后只见她轻启贝齿,喃喃说道:“那样的答案是不存在的啊……”
        人是复杂的生物,明明大多数时候尊崇着利己主义,却偏偏要在感情上任性妄为。 如何能喜欢上一个人?因为偶然看到的令人心动的浅笑,因为一句暖心的问候,因为一杯分享的热茶……爱上一个人的契机,只可意会不可言说……喜欢就会喜欢,不喜欢如何都不喜欢,这样毫无规律才是所谓的感情,人的感情本就如此无常。
        放学的时间,学校的路上满满的都是赶着回宿舍的人。A跟随着涌动的人群走着,不时叹口气。
        “嘿!哥们儿,你的告白到底咋样了啊?这么多天也没个动静。”
        A侧过头看了看突然出现的朋友,甩了一剂眼刀。
        “你废话,要成了,我还一个人在这啊,别哪壶不开提哪壶,烦着呢!”
        “得得得,不说不说。不过就是继续单着,这不是还有兄弟我陪你吗?”朋友拍了拍A的肩膀以示安慰。
         “滚吧你,幸灾乐祸。”
        非上课时间的教室,几乎空无一人,当然总难免有些刻苦的人会在这个时间也呆在教室里给自己来一节课堂外的自习。B并不在那类人的行列之中,也不是因为害怕期末将至,不过是一时兴起,午休时间还没过半,她就早早来了教室。诺大的教室,只留有她一人,随意拿了本书开始当起偶尔的学习积极分子。
        “期末要到了,这是下决心开始复习了?”安静的教室忽然响起男声。
        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B的心咯噔重重跳了一下,继而迅速的寻声望去,像是想确认什么。
        “C君……”怎么会在这?不等B发问,来人便开口解释了。
        “我也觉得期末考试要来了,是时候好好复习了。”然后他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
       在经过这个小波澜后,教室又陷入沉默。但沉默的仅仅是表面,有的人内里早已掀起层层巨浪。翻开的书,从C来到后就再也没有翻动过,事实上,B早也无法集中注意。
        许久的安静过后。
        “C君也来复习的吗?”
        啊,如此僵硬的搭话。
        “嗯,是啊。”
        “哦哦,我也是。”
        毫无趣味的对话。
        B摆弄着脸侧的碎发,试图缓解这微妙的气氛所给予她的压力。心里潜藏多时的感情使她不得不小心翼翼,虽然心里还在反复斟酌着措辞,然而刚才那段刚开始就结束的交流使得她没有足够的勇气再度开口,所以,她选择了保持沉默,即使内心得出了千言万语。

        冬季的寒风仍在肆意的呼啸着……春天啊,什么时候会来呢?
       
       
        

       

评论